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琵琶语

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日志

 
 

迟写的记忆  

2014-05-22 11:13:1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事的老父亲在与癌魔搏斗了几个月之后,溘然离世。同事与我年龄相仿,父亲却是接近80岁高龄,这让我一下想起来我的姥姥和姥爷。

姥姥和姥爷都是莱芜人,姥姥比姥爷大8岁,那个年代想当于童养媳娶进门,进门单过,婆婆给了一只破锅、几只破碗,没有筷子,开饭时折几根稻草棍权作一用。

姥爷很年轻时便开始做生意,贩卖土特产和山货,在泰安定居后便把在老家的姥姥接了出来。

他们一生中,总共生育有6个子女,我该有三个舅舅和两个姨妈的,可惜,由于战乱和医疗条件的匮乏,只有我行四的母亲和行六的小姨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她们二人相差整整14岁。

我怀孕时,姥姥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小心。谈及她夭折的孩子们,眼泪便流满了沟壑纵横的脸。战乱逃荒期间,她抱着1岁多的小舅夜宿大车店,没有床,她便怀揣婴儿睡在一张长条板凳上,半夜炮响,惊慌中,孩子从怀里滚落,不幸摔死了。其他几个孩子均是因病救治无效而亡。

我的母亲发奋读书,给自己挣得了一只“铁饭碗”;小姨高中毕业的年代适逢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为了不让心爱的小女儿再回到农村,姥爷毅然提前退休,让小姨顶替了工作,使一家人不至于分离。

姥爷和姥姥的大半生一直生活在泰安,与那个年代的许多老妻少夫一样,他们默默无闻相濡以沫了半个多世纪。

印象中姥爷便是那典型的一家之主,永远是端坐在八仙椅上,吩咐这一家所有人干着干那,他的嘴“说到哪儿”,我们必须“干到哪儿”。不断发号施令的间歇,他会抬手将一直捂在手中的小茶壶慢慢啜一口,水流从壶嘴到口腔的过程声音通常清晰可辨,甚至牙齿与嘴唇满足而亲密的喝彩声也会分外入耳。

年复一年,一个只有两个女儿的家族也慢慢人口扩张到四世同堂,年夜饭要分两桌做了。

人老思乡。姥爷古来稀后,也曾回老家探望他仍在农村的几个亲兄弟。想看看自己思虑中的“百年老宅”,孙辈的指着果园的某棵树道:现在不让土葬了,您老要是非要这么着,到时候就在这棵树下了。这样的“未来”显然与预期中的“宅子”大相径庭。加之,在自小要好的五弟家住了几晚,每晚的固定节目就是听五姥爷声泪俱下的控诉他三个儿子和儿媳以及若干的孙辈们是如何忤逆和不孝,这些内容让姥爷心惊胆战:若是儿孙们连自家老人都如此对待,那他若真是“住在”了那棵果树下,如何能有人时时来给他坟头薅把草呢?!

疑虑说出口,我的母亲毫不犹豫,几天之内买好了时兴的“长生园”——青山绿水怀抱中,姥爷放心了。

姥爷一米八五的个头,喜好肉食,体格魁梧强健,80岁时,仍能骑着大金鹿自行车穿城而过。

也许是因为肥胖,他不喜欢一切健身运动,感觉不舒服时喜欢去蒸疗的地方,洗洗蒸蒸,以为这样也算是保健,对于医生对他提出的散步的建议,每每有人提及,他便会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膝盖上,说,散步不就是让“也拉该”活动吗,我这样也行。再打几次,遂作罢。于是,他慢慢地用起了手杖,慢慢地随身携带起了小马扎,3楼下得楼来,总要在楼头休息一刻,再慢慢挪到别处去。

他的突然病倒出乎我们的意料。

某天早上醒来,姥爷觉得嘴中有许多异物,吐出来一看,是他的若干牙齿,突发的病象并没有引起姥爷的警惕,他只是反复纠结“咬不动猪头肉了,咋办?”

胃口虽好,怎奈牙齿不给力,姥爷迅速消瘦,去医院一查已是大限将至。

病床上,姥爷和家人熬过了4个月,安然长逝。180多斤的体重,走时不足90斤。

住院期间,与姥爷同病室有位大爷,大爷有6个子女,儿孙成群,可是他病床前只有一个子女们用每月600元雇请的远方侄孙儿榻前效力,侄孙儿常常不吭不哈就不见了身影,老人吃喝拉撒反倒要我们这些“邻居”义务帮助。看着每日走马灯似的围在姥爷身边的人,大爷很是奇怪:老哥哥,你这是几个闺女几个儿啊,怎么大大小小的这么些人啊?

姥爷抬手摸摸小姨刚给剃好的光头,颇有些小小得意:我哪有老哥你的福气,我没儿子,统共两个闺女,年轻的这些都是大闺女家的外甥。

姥爷住院期间,每每说起通天街有家甜豆浆很对胃口,每天中午负责送饭的我便会骑车去买,母亲盯着姥爷将小半碗豆浆一口一口喝进去,通常会高兴的要再续一碗,姥爷通常会很不耐烦的发脾气道:没规矩,吃头喝头不能再来二遍。可是,我清晰记得,姥爷仙逝那日,喝完了一碗,咂咂嘴,分明吩咐我:再来半碗。

姥爷高寿到88岁,“住进了”青山碧水间。

姥爷去世后,一生做居家妇女的姥姥跟随小姨居住,一年后的某夜,睡了过去。

去世前几天,我们刚刚团聚为她庆祝96岁大寿,邻居也赶来祝贺,祝福说:希望老人长寿,要是活到100岁,政府还每月给补助呢。

姥姥一向耳背的很,平日里与她说话,需要在她耳边“大吼小叫”才得明白,可这几句祝福的语言,她却是在嘈杂热闹声中一次听了明白,姥姥高兴得张着没几个牙的嘴,连声说:好好好,我就依着你们,活到100岁,等着政府给我发工资。

那天夜里,小姨在姥姥房里轻手轻脚地翻找东西,一向熟睡的姥姥突然醒了,对小姨抱怨,说她找东西的动静太大了,干扰了自己睡觉。小姨一直纳闷,她几乎毫无声息,耳背的姥姥是怎么听到“大动静”的?她在守灵期间祥林嫂般絮叨着这个场景,那是她与母亲最后的对话。

天堂里,一定是姥爷端坐在椅子上,一边举着小茶壶,一边指点着;姥姥就在指挥声中颠着小脚忙碌着,间或整理一下满头白发,务必一丝不乱……

我们想象着他们的音容笑貌,幸福地立在地上,仰望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