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琵琶语

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日志

 
 

那些年,让它云淡风轻  

2014-06-10 11:11:5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巧,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野夫的《乡关何处》、严歌苓的《陆犯焉识》,这三本书我是陆续读来,像是三朵饱经风霜的姊妹花在我的唏嘘中次第开放,翻开的每一页都让我的叹息禁不住的沉重。
      这是三个家庭,在同一个年代的同一种命运,因为有着同样的过往,笔尖缓缓讲述的故事,语气竟也同样的平静。
     我的父辈们对那个灰暗的年代是颇有记忆的。父系家族的记忆是祖父的死亡——一个背离旧家庭为建设新中国满腔热忱的知识分子,无法逃脱历次运动的“脱胎换骨”,直至生命的终结。母系家族则是作为市井小民,被各种运动的洪流裹挟着,恪守良知不失与人为善、战战兢兢地计算着柴米油盐。
      年少时,我们兄妹每每躁动着发表一些轻狂的言论,母亲总会气急的样子,呵斥道:“这要是在文革,你这样说,就是反动言论了,早就被打倒了……可别出去胡说啊!”手臂用力挥在空中,好像是极力把那些可能惹来祸端的观点词句等打散打乱,让他们顷刻消弭于无形的空气和尘埃中;父亲则是一言不发,继续研究他的棋谱或是盆景造型艺术等类型的书籍。
      成年后,每每想起这些,我总是疑惑双亲不同的反应——按说,因为时代造成家庭变故的父亲该是颇有感慨才是,而家庭和工作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的母亲应是可以客观直面那段历史——事实上,他们的反应恰恰相反。
       亲历者,云淡风轻;旁观者,激愤满怀。
       若依照从前的界定,这三部作品可能会划作伤痕文学类,现在,因为有家族自传的性质,也许会有其他类比的模式,不得而知。
       在我看来,与“伤痕文学”不同的是,作为亲历者,书中的“我”们,平心静气甚至非常诙谐的在讲述那年那些难忘的日夜,那些经过多年细节仍然历历在目的情景,那些永远无法淡忘和抹杀的记忆,那些不用触碰也会悄然流出的心底的眼泪……
      被时代绑架过,勒痕永世留存。
      情感如何处理呢?满纸愤懑?
      应该感谢千百年来,儒家文化对知识分子的代代熏陶。刻骨铭心的经历被岁月打磨成平凡的过往,遗忘,不可能,只有看做云淡风轻,心怀才能释然。于是,我们得以看到一个乐于农事的章诒和老太太,一个热心公益的野夫,一个多产多彩的严歌苓。
      而无一例外,他们忧心的是:这个国家不可忘记那段历史!位卑未敢忘忧国!
     自然,对于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不可遗忘,代代真实的相传,使后世子孙永远不要失忆于曾经 的年代。
     那些年,就让它云淡风轻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